任何行业繁荣到全民参与的时候,就预示着行业到顶,就面临着行业整合洗牌、重组的到来,在某种程度上是为行业进一步发展的打牢基础,迎来行业发展的2.0时代。


       20172月开始,宝新能源通过收购股份及增资入股方式,以25.2亿元获得东方富海2.1亿股,成为东方富海单一第一大股东。7月,金字火腿已控股中钰资本,禹勃成为董事长。6月中科新材不超过20亿元收购天星资本40%股权。还有再之前的通过反向收购进军A股的九鼎投资。


    以上只是行业变局的端倪。


    可以看出,自2014年私募被正式划入正规部队后,PE进入了野蛮发展期。彼时,我们看到,无论是公募、券商等奔私的金融大佬,上市公司大股东,还是娱乐明星们都纷纷加入私募行业。2016年以来较为宽松的IPO政策,使得股权投资变得火爆起来。


    截至20176月底,股权类私募基金实缴管理规模达到5.83万亿元,较去年年底增加1.5万亿元,增幅达34.8%。私募管理基金只数从去年年底的15789只增长至23473只,增幅高达48.7%。然而,从将近8000家的PE机构的组成来看,90%以上PE的管理规模在1020亿以内。即使经历了2016年监管层发起的两轮“大清洗”,如今依然保留了将近2万家的规模。任何行业都会经历从野蛮发展到行业洗牌再到不断集中的过程,投资行业也概莫能外。不论从机构的数量、和项目端的情况,以及产业资本的参与,股权市场的多元化和多阶段化的特征已经显现,机构间的交错开始比较明显,行业的整合和并购的时机开始成熟。


    实际上,这两年PE行业已经开始展露寡头化的苗头,好的资源正不断向头部机构聚集。


    从募资角度,像有些投资机构,管理规模也已经突破了千亿(人民币)规模。


    从投资角度,几乎所有的明星项目都被人们熟知的几家知名机构投了,大部分的PE机构只能在头部机构看不上的项目里挑挑拣拣。


    从人才角度,优秀的人都希望能到知名机构里大展拳脚,而大部分的私募机构在人才引入上举步维艰。


    而且,在准注册制趋势下,一二级市场的估值差逐渐缩窄,这对大部分PE来说,可做的事情真的越来越少了。


    在这种情况下,PE两极化趋势更加明显,首先是PEVC化——PE去早期培育项目,甚至自己下场做项目,比如赛伯乐在IDC领域玩的风生水起,基本上是自己攒局。另外一个理财产品化,在PREIPO阶段,或者谁都看得懂的阶段,高估值进去,通过财富公司发行产品,销售给小投资人。


    “本身是在做投行业务,PE的投资性质减弱。”


     采访中,相关人士表示,“其实主要还是募集问题。现在的募资环境是冰火两重天,政府LP太有钱,急需出口,但要求比较多,出资比例有限,所以撬动社会资本难度比较大,大量基金出现政府资金到位,但是社会资本到不了位,自然感觉募资困难”。


     对于PE来说,对于钱的渴望,让很多PE对于上市趋之若鹜。但谋求证券化道阻且长。在国外,虽然黑石、KKR等早在2007-2008年左右上市,但囿于《证券法》规定,解释清楚私募基金管理与上市公司公募的冲突,也费了不少劲。


     反观国内,在2010年左右,鲁信创投抓住政策窗口借壳鲁信高新,至今都能算得上PE上市的奇迹。此后,包括九鼎集团、中科招商等30多家PE机构也希望抓住新三板风口,但部分机构步子迈得太大,玩坏了整个市场,PE机构挂牌新三板被监管部门叫停,之后被8项新规补丁束缚,至今PE视挂牌新三板如鸡肋。


     既然不能直接上市,卖给上市公司成为时下PE机构的最优选。冲在最前面的要数九鼎,创始人吴刚等控制中江地产后,又将PE业务整体注入。当然,后面也有追随者:东方富海、天星资本、中钰资本——相信,后来者将会越来越多,无论是九鼎的曲线上市,还是天星的折腰下嫁,东方富海的喜结良缘,中钰资本的审时度势,一切,是以变为前提,变通,不失为另一种出路——PE基金的2.0时代。


       PE忙着转型,那么大量的VC都在干嘛?VC2014年迎来成立高峰期。在2014年,新的投资机构纷纷设立,知名投资大佬开始自立门户,从单纯的投资向管理型投资转变,包括原红杉资本副总裁曹毅设立的源码资本;原鼎晖合伙人王晖创办弘晖资本;原戈壁合伙人童玮亮入伙梧桐树资本等。


     由于大多数基金都是3+2的周期,对于这批2014年成立的基金而言,马上就要到交成绩再次募资的时候了。


     大量资金的涌入对行业的发展带来了巨大改变。体现在市场的供需关系上。由于供(资本)过于求(企业),大多数企业都能获得融资,稍微好一点的项目则很容易被哄抢融到大笔资金,公司估值也随之水涨船高。


     相对于PE更关注的是财务数据,现金流状况,以及各种极限环境下的损失测算, VC需要关注的则是产品本身,市场潜力和社会价值,要准确的洞察历史的演进和应用的趋势,并成为下一个风口里的猪,但是这种洞察力比一波比一波高的估值淹没了。


     资本扮演的角色过重,甚至引发一些创业公司发展出了“to VC”的模式——资本想看什么,就做什么,花大量的钱买用户刷单。哈佛商学院高级讲师史克尔高斯特(Shikhar Ghosh)在报告中写道:美国市场上,风险投资支持的创业公司大约有四分之三最终无法向投资者返还资本。美国资深投资人 Gil Ben-Artzy 也表示, 95% 的风投机构年化收益率低于 12%,这些风投都在亏钱。


    中钰资本禹勃在接受融资中国采访时说,中国的股权投资行业才刚刚开始进入分化阶段,还有大机会。同时他也表明:小机构、非专业机构、投机机构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少,而专业投资机构和产业资本的结合是非常好的选择。


    任何行业繁荣到全民参与的时候,就预示着行业到顶,就面临着行业整合洗牌、重组的到来,在某种程度上是为行业进一步发展的打牢基础,迎来行业发展的2.0时代。


    股权投资行业也不例外。

      (据 17-10-12 融中财经)


股权投资行业整合潮来:PE/VC何处去?专业投资机构和产业资本结合是好选择

2017年10月13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